《愫》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文笔情节兼顾的小说
清远小说网
清远小说网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校园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为逝去的 小炮传奇 古墓卻女 姊妹情缘 娇小人凄 卻滛巧奷 深度锈惑 豪郛师恩 绝栬家族 娇凄风云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清远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作者:不详 书号:48052  时间:2019/2/3  字数:11743 
上一章   ‮划策 章八第‬    下一章 ( → )
  ●良

  午休时间最后的五分钟就要回教室上课的预备铃声响了,友则坐在我的位子上望着我看。嘴角一如平常的出一副好像别人都是蠢蛋般的讽刺微笑,刹那间,一种厌恶的气氛涌上我的心头。

  他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看到他随意的坐在我的位子上,让我觉得非常的不舒服,而且,我也无法闪躲。

  “我的位子可以让我坐吗?”我站在一旁,大声的说了出来。友则瞪着我看之后就把位子让给我了。然后…又在旁边的位子生了下来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并弯看着我说了。

  “放轻松一点嘛!”说完之后,在我的眼前就看到友则的手上拿着一张纸。

  友则拿着那张纸不停的晃动着。

  “那是什么?”

  “是招待券。”

  “是什么的招待券?”

  “是我父亲所经营的店的招待券。”我把那张纸接过来仔细一看,是土耳其浴的招待券。霎时身体不由得发热了起来。

  “拿这个要做什么?”

  “不要那么大声嚷嚷,因为我想要和你保持更良好的关系”有时候友则说话的语气,和我的姐姐倒是有些相像的地方。

  姐姐和友则交往的时候,是否有提过有关我的事情,到底她又说了些什么?

  “所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有跟女人H过吗?”对于他这个询问不由得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友则和姐姐体相拥抱的情景,一时喉咙觉得好像要窒息般的感到很痛苦。

  我沉默不语,友则继续又说了。

  “那里会把你当成男人般的侍奉。”

  “…我想,不用了。”其实我对洗土耳其浴是很有兴趣的。

  但是…对于还是高中生的我并没有很多零用钱,所以是不可能会去,而且,并不是只有钱的问题,因为和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H,是我所不能够想像的事情。

  “该不会你是在想着,H的话一定要和自己喜欢的女人,那种就好像是优等生的想法一般。”

  “才没有那种事情。”被友则这么一说,我连忙的否定了,也因为被他看穿我的内心而感到有些难为情。

  “其实H根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我也是很清楚在这种地方H的话,不过是进去…摩擦…接着出而已,一点也没有心理上的因素。大概都只有还是童贞的男人,才会对抱持着过度的期待。”

  “我才不是童贞。”我忍不住大叫出来,让一旁正在翻阅下一堂课教科书的女同学斜眼瞪着我看。

  “不要那么激动嘛!又不是要你独自一个人去,反正我也还没有去过,那就一起去吧!”

  “但是,你和姐姐她…”友则稍微叹一叹气。

  “不是跟你说过,只是进去…摩擦…出而已吗?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今天下课后就一起去快乐一下吧!”于是友则眯着一只眼睛看着我。然后好像说完话一般,就背对着我往前走了。地理老师刚好抱着一大卷地理教材走到讲桌边。本来我还想要跟友则他说“等一下”但是马上被班长的口令打断了。

  “起立。”友则转身一看,仍然是出一如平常的微笑,真是令人感到恶心的恶意的微笑。

  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意图,但是也不想要躲避,而且,我对土耳其浴也确实很有兴趣。

  我注视着放在桌子上的招待券一边想着,到底要怎样才好呢?老师的声音根本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了。

  ◆友则

  预备铃声响了,无聊的午休时间终于结束了,过了五分钟,上课铃声又响了,开始要展开下午无聊的课堂。

  还是要在上课之前先拿给良,是要给他下课后可以得到解放的招待券。

  对于这种内心的期待,不由得感到兴奋起来。已经无法等到良回来了,我就先到良的位子上坐下来等他。虽然其他的学生看到都感到很不可思议,但也不会过来跟我寒暄,因为他们只要一对上我的目光,就会慌张的急忙移开视线。

  他们或许会认为只要跟我沾上边的话,好像就会有什么灾难降临似的。

  良他回到位子上。

  他发觉到我正坐在他的位子上,一副无打采的模样也不知要如何是好。不过,看他好像也不会刻意闪开,只是一脸僵硬的表情慢慢的靠近。

  “我的位子可以让我坐吗?”良他站在我的面前说了。他故意很大声的说了出来,但声音中带有颤抖声,真是可爱,好像是暗恋自己的姐姐那种带有娘娘腔的声音。

  于是我站起来,良马上就慌张的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并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下堂课的教科书。

  “干嘛,不用那么紧张!”不安的模样令人觉得一副可怜兮兮的。但是,戏谑弱者却是我最大的嗜好。

  我轻轻拍打良那薄弱的肩膀并注视他的脸部,但是他一眼也不看我一下,似乎在他的眼光已经泛起了泪光。

  其实站在眼前的我,就是陷害他的姐姐的家伙,他根本还不知道这个事实。

  所以,今天我打算让他知道陷害他的家族于地狱的家伙。

  我把票拿到良的鼻尖前。

  “这是什么?”良有气无力的问着。

  “是招待券。”

  “是什么的招待券?”

  “是我父亲经营的店。”

  “这要做些什么?”他好像还一头雾水搞不清楚,并很不悦的瞪着我看。

  “不要太大声嚷嚷,因为我想要和你保持更良好的关系,好吗?良。”我故意把“良”的语气学的像美江谈到良时的口气一般。

  良的脸色一变,他好像也很感的注意到这件事了。

  “所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有跟女人H过吗?”我又继续对着半张开嘴巴有些愚蠢的说不出半句话的良说了。

  “那里会把你当成男人般的侍奉。”

  “…我想…不用了。”虽是一副意气用事的感觉,但是表现出来的,却是再引一下就会达到目的眼神。

  真是麻烦的家伙。

  没有办法我只好再努力说服就是。

  “该不会,你只想要和自己喜欢的女人H,你的想法也未免太优等生了吧?”

  “没有那一回事。”良的脸色一变,真是一副假惺惺的德行,像他这种对抱持幻想的家伙应该会经不起惑才对。

  “其实H根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我也是很清楚在这种地方H的话,不过是进去…摩擦…接着出而已,一点也没有心理上的因素存在。”良他只是默默的听着,好像还在犹豫要不要要求我带他去的样子,没有办法,只好再次的讽刺他。

  “大概都是只有还是童贞的男人,才会对抱持着过度的期待。”

  “我才不是童贞。”童贞这句话,倒让良有些反应过度的大叫出来,真是令人厌恶的家伙。

  “不要那么激动嘛!又不是要你独自一个人去,反正我也还没有去过,那就一起去快乐一下吧!”于是我在良耳边耳语试图安抚着他的情绪。

  “但是,你和姐姐她…”从良的嘴里吐出来的话,果然看得出来他很在意那件事情。

  我皮笑不笑的笑了。该不会一想到我和美江之间的行为就令他辗转难眠吧。

  “不是跟你说过,只是进去…摩擦…出而已吗?又不是什么大事情!”地理老师瞄了我一眼之后,就抱着一大捆的地图教材走到讲桌旁。

  “就在今天放学后一起去吧!”我一边压抑着已经膨起来的大腿间,同时一直劝说良一起去玩一玩,真是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情。

  我得意洋洋的对着良微笑。

  ●良

  本来认为穿着制服去会不太好,但是友则他只是很冷漠的说了“没有关系”就快步穿越在小巷中。

  上完课,本来想要拒绝的把招待券拿去还他,但是友则他只是冷眼看着我说了“害怕了吗?”当然,我是不会害怕的。

  只是不去的话,友则他一定会认为我是个胆小鬼。那是我无法忍受的事情。

  结果,最后我还是接受了友则的邀约。

  虽然还是大白天,但是路边的角落已经有人喝醉倒在地上了,而且还很痛苦的发出呻声来。

  在寂静的大楼的通口处前面聚集一些穿着时髦装扮的男子,虽然他们一直盯着我们二人看,但是友则他全然不在意的从一旁擦身而过。

  总感觉他应该常来这里报到。但是友则却说他没有来过,这会是真的吗?

  反正,不管是真的或是假的,都已经无所谓了。不晓得友则到底是有何居心,但是总觉得这是个大好良机。至今因为没有什么机会,所以完全没有任何的经验,以至于充满了好奇心。

  “就是这里。”友则停止了脚步,并用下巴示意着。

  一旁摆设有盆栽,前面有自动门,好像是在旅馆的感觉。我的紧张感也到达了最高

  “好了…放轻松些,快一点过来。”在等候室里面有些焦急不安的等着,不久…一位打着蝴蝶领带的店员出现了,并对我们深深的鞠躬打招呼。“光临。有指定服务员吗?”店员抬起头等待回答,友则说了:

  “这家伙他要你之前推荐过的女孩。”

  “我推荐的…”一听到,让原本认为是以照片来决定选择的对象的我,不由得直了深呼吸,要和一个未曾见过面的对象H,内心霎时充满了不安。

  “随我来就是,因为我完全知道你所喜欢的类型,待会见到对方时,我想你一定会非常的满意,并说『你就是我理想的女人…』”

  “什么?理想的女人…”

  “啊啊…对了,应该是说,虽然这里没有你的理想的女人。但是,她可是很可爱的哦,放心吧!”

  “这边请。”在店员的催促之下我站了起来,心脏不停的跳动。

  待会就要和连一次面都没有见过的女人H,虽然觉得内心有些不安,这也使得学生里面的老二不断的膨起来了。那里是不会有爱情的。

  光是这种想要做的心情,就足够让它硬起来。

  ◆友则

  “要加油哦!”我对着在店员的引导之下的良的背影加油鼓气,此时的我充满无法言论的兴奋,感觉心情就好像是把良推进地狱底层一般。

  只要想像着那家伙和他的姐姐会面时的情景,我就不由得出微笑。

  “喂,年轻人,怎样了?”当我一个人待在等候室不莞尔的时候,招待良的那位店员回来了,我有点气的询问着。

  对于那位不知道自己是带谁去哪一个地方的店员来说他真是不幸,本来想要跟他说明白,但是立即打消了这种念头。

  还是独自一人品尝会比较好,和别人分享的话,如此一来可能享受到的部份就会被削减掉了。

  “反正也无所谓,接着,也让我自己爽快一下吧!”于是我指了一次都没有见过面的女人的照片。照片土是涂上鲜红色口红嘴巴半开的微笑着,是眼珠子向上看的照片。

  反正,这个女人一定又是一位猪头猪脑的愚蠢的女人,不过,女人只要会那样就足够了。就是要会入…摩擦…出就好。

  看到我慢慢的站起来,店员不经出猥亵的笑容出来。

  ●良

  好像已经失魂落魄了。我根本不知道刚才的经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恶梦一般。

  竟然连我是怎么回家的也记不起来了。我躺在上注视着天花板看。

  “哥哥,你回来了吗?”听到爱美在门外的声响,我并没有回答,虽然是想要回答,但是又说不出来。

  我只是继续发呆望着天花板。

  爱美也连续敲了好几次门,但是因为我没有回应,因而做罢的样子。

  在我的脑海申,正卷入各种后悔的漩涡之中。

  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我不能够转身离开那间华丽装饰的房间呢?

  闭上眼睛,刚才所发生的情景,就好像实际的体验一般再次浮现出来。

  当我打开门来,呈现在我的眼前的,是一位穿着单薄短裙的女人,跪着两手撑在地上。

  “光临。”当这位很有礼貌的女人抬起头来时,让我觉得很面。但是霎时我并看不清楚她是谁。

  其实并不是没见过,而是每一天都会碰面,只不过是太意外的让我的脑袋瓜转不过来而已。

  女方也睁大眼睛,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凝视着我。

  经过了多久的时间呢?是五分或是十分?不…感觉注视的时间相当长,或许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

  “良…”听到对方发出犹豫不决的声音,我这也才不得不恢复到现实的意识里。

  她会知道我的名字,可见那位女应该是姐姐没有错。并不是长相相像而已。

  “姐姐…为什么?”等到我开口讲话,才发觉到时间的流逝。

  “我才想要问你为什么呢?你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呢?”

  “我只是…”本来是想要说出是友则带我来的,此时我终于发现到我上了他的当,友则那卑鄙无的笑容又浮现脑海中,觉得全身因愤怒而感到颤抖。

  因为愤怒使得眼前一片昏暗。

  友则那家伙一定早就知道姐姐在这里工作的事实了。不,他当然会知道,因为这家店是的经营者是友则的父亲,我猜想那家伙一定有什么企图才对。

  那该死的家伙!

  “算了…”姐姐她不理会我,就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当我听到大声出来的洗澡水时,不经意的觉得全身有种无力感。

  好像我体内的打开了,然后从那里出来的热水向浴缸里面一般,我慢慢的感到一阵空虚感。

  脸上的微笑还是一如往常的亲切,然后,声音还是一样的温柔。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良会来这里,所以吓了一跳。”

  “唔唔嗯…”我摇摇头。

  姐姐有些疲惫的把头发往上梳的同时,接着在我的身旁坐下来。

  我才刚到这里,姐姐的身上就有洗好澡的味道,那是…感觉胃里好像有沉重的东西慢慢的在沉淀。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连呼吸都感到有点困难,于是我将视线朝向房间的各个角落。

  上铺着一层薄薄的垫子,感觉好像就是那种鲜红色让我的呼吸感到不顺。

  姐姐叹息着。

  “为什么?”我又重复闲着刚才的问题。

  这次她是稍微思考之后,才开口说了。

  “因为我需要钱。”一副很世故的模样。而且声音中好像尝尽人生的酸甜苦辣一般。

  我注视眼前的姐姐的脸。那是和我今天早上看到的姐姐没有不同,她稍微瞄我一眼之后,就急忙移开视线了。

  “那么,你需要多少钱?”

  “很多…我需要很多钱。”姐姐很毅然的说了。

  “为什么,会那…”

  “妈妈跟我说要跟良保密…”

  “保密,为什么!我们不是一家人吗?”姐姐再次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然后叹了一叹气又说了:

  “爸爸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并且留下了巨额的借款,所以我和妈妈就决定要替他偿还借贷。”

  “爸爸他怎么了?”

  “也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然后爸爸就把一切的责任推给妈妈不管了,早已在几个星期之前就行踪不明,现在也不晓得他人在哪里。”

  “…那么,雪子她也在这里?”姐姐稍微摇摇头。

  “妈妈她因为得到某人的喜爱,所以就到那个人的地方照料他,不过。我想她一定是要比我辛苦才对。”姐姐有些落寞的微笑着。

  这让我回想起来前几天晚上,雪子那细心又体贴的模样。

  那时候,是不是雪子她想要来请求我的援助?可是,我一点都不能够察觉到雪子的压力和痛苦。

  当姐姐和妈妈她们卖身来为自己的爸爸擦股的时候,到底我在做什么。

  有关家族的危机,只有我置之度外…于是我对于保密不告诉我的姐姐,感到有点生气。

  “所以,说服你在这里工作的人,是友则吧?你根本就是被他骗了。”因为太过激动以致于说不出话来。

  “的确是友则地介绍我来这里工作的没有错,但是我也是刚好急需用钱,所以也还是衷心的谢谢地介绍这种很好的打工机会给我。”脑海中又映出友则的脸庞出来,带着残酷的眼神,细薄的嘴浅浅的微笑。

  竟然还要跟那种家伙道谢?

  “唔哇!水满出来了。”如果我没有看到眼前这块便宜的垫的话,在家中看到姐姐线时一定也会大笑出来呢。

  好像一家和乐团圆的日子已经不再了,但是,现在在这家店里,姐姐和我之间的关系是服务员和客人的关系。

  “先下衣服,要帮你洗身体了。”姐姐以一种很自然的语气说了,我的身体不由得僵硬起来,该不会姐姐她将要…

  也不能够因为和爱美…雪子有了进一步的关系,就说是很伟大,可是在这种地方,我是可以用客人的身份来买姐姐为我服务的。

  但是,我却一点也不能够表现出拒绝的情感出来。

  “怎么了?不是要开始了吗?”在姐姐解开长袍带子的里面,并没有穿上任何衣服,时常连做梦都会梦见到她那丰柔软的房和完美形状的肚脐,还有浓黑茂密的丛林马上映入我的眼帘。

  霎时嘴里感到口乾舌燥,不由得喉咙发出声响,我竟然开口说出我原本讲不出来的话。

  “我喜欢姐姐。”对于初见面就示好的客人,令姐姐也感到有点困扰,皱紧了眉头。

  在这种地方,发生如此的状况,说出这句话或许会觉得比较不贴切,但是,那确实是我的真心话。

  “好了,请快一点下衣服吧!”就好像是妈妈要叫小孩快一点去洗澡一般,姐姐她帮我下了衣服。她冰冷的手接触到我的喉咙,并开始由上往下依次解开衬衫的扣子,然后替我解开带在手上的手表…皮带…最后下了长

  我只是站着不动,让姐姐为我服务一切。

  不对,总觉得这是不对的行为,不断在我的内心深处呐喊着,但我对于那种甘美的惑使得坚强意志变得薄弱了。我马上变成全的姿态。

  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很有精神呢。”诚如姐姐所说的,我的老二已经一柱擎天对着天花板。

  当我从镜子里面看到和我消瘦的身材不太搭调的雄伟起的老二的场面,觉得相当的滑稽。不由得笑了出来。

  但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并不是笑声,而是呻声,因为姐姐已经快速的一口含住了我的老二了。

  “唔唔…”感觉全身笼罩在温暖且润滑的快当中。

  往下一看,姐姐她正跪在我的脚旁深深的含在嘴里面,并用白眼往上看着我。

  虽然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但是,我还是觉得姐姐能够将我的老二含在口中,就觉得非常的高兴。

  而且,我也还没有洗澡。她应该不会对其他的客人也那样做吧,因为是我她才会有特别的服务。

  “我喜欢姐姐你。”于是…我又重复说了一次。

  姐姐这次并没有移开视线,她只是注视着我看,她不停的前后摆动脖子让快蜂拥而上。

  用嘴巴动的同时不断出来的唾,使得姐姐的嘴更显得娇闪亮了。这种情景也有好几次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刚才对友则的愤怒已经忘记了,现在的我是完全陶醉在姐姐舌头的技巧上了。我已经到达了快要爆发的极致了。老二噗咕噗咕的痉挛着,充血的海绵体也已经到达极限变得更硬

  已经不行了。就在我即将要破裂的瞬间,姐姐很适时的移开嘴,她稍微苦笑着。

  “还不行哦,我才开始要让你舒服而已呢!”刚好就在我即将要爆发之前,如果想要再继续体会这种舒服的快,我想必须要服从姐姐的命令才行。

  “到浴室去吧!”于是我马上顺从了姐姐的意思。但是下腹部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冲澡之后,就在铺在地上的垫子上互相的拥抱。

  全身涂抹上肥皂的姐姐帮我润滑清洗我的身体,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柔软的房和硬的感觉非常的好。

  越有感觉就越舒服,令我不得不强烈想像着姐姐平常和其他的男生H时如此舒服的情景,那种情景就像我现在的状况一样,姐姐将她涂满泡沫的身体在男人的身体上滋润滑动的景象,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消散。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

  呼吸变得很急促,横隔膜开始痉挛,眼泪也了出来。

  “你怎么在哭呢?”我往后一仰忍不住的哭泣,眼泪甚至溢满到了耳朵旁。

  于是姐姐她就用舌头着我的泪水。

  “开始吧?”我点头示意。

  在冲洗掉泡沫之后,我和姐姐的身体就不再有润滑的感觉了。于是我们二人在看起来很便宜的垫子上互相拥抱着,并把大量的润滑注入到我们二人之间。

  但是由于姐姐她不想和我有什么普通爱情的产生,所以这也纯粹只是商业行为的H而已。

  “对不起,良,请你能够了解我。”她说着,一边就把涂满润滑的柔软的房不断摩擦在我的单薄的前。

  她把手臂绕到我的背部用力抱紧的摩擦润滑,想要抓住她的房,但是太滑溜抓不住,不停在手指间咕啾咕啾的滑动着。

  “唔呼呼…”姐姐笑了出来,于是把手伸到我的老二上,刚才差一点就到达绝顶的部份变得要比平常感好几倍。

  姐姐冰冷的手指抓住我的老二上下的润滑

  姐姐趴在我身上的身体和我躺在下面的身体不断的藉用润滑的润滑来摩擦彼此的身体,这种易的小道具,真是让人觉得心情很不一样。

  “太厉害了,良的那话儿真的是很强硬呢!”她一边着我的那话儿一边很认真的说了。

  “因为我也已经是个大人了,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的地方,你最好讲出来讨论讨论会比较好。”姐姐于是停止了手部的动作。

  “…但是,这样一来我就不能打工了,因为我不想要让你知道我在从事这种工作。这样就不能赚钱了。没有了家,大家也就不能住在一起生活。”姐姐讲话就好像在打深夜的电话一般,是非常温柔亲切的声音。所以浴室里面的抽风机霎时听的很清楚。

  竟然二人会在这种地方碰面,姐姐所承受到的打击一定是要比我大。

  所以她想要以商业上的易来对待我。

  总觉得还是不对,即使我再怎么的喜欢姐姐,但是这情况之下我没有办法H。

  趁现在停止还来得及。

  我于是移动我的身体想要走出这间充满霉味空气的房间,但是姐姐她按住了我的肩膀。

  她又跨到我的身上慢慢的摆动着部,我那已经沾满润滑的老二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之下就入到姐姐的体内了。那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一直困扰着我的烦恼真是愚蠢的简单。

  直到入到最深处,姐姐她都是一直紧闭着双眼。

  “其实,我也是真的很想要和良做这种事情,但是,我们是姐弟的关系,一想到那种关系,简直就会认为自己是个变态,所以一直觉得很烦恼。但是在这里只是服务员和客人而已,所以就不用再介意了。”把部完全往下沉,入到最根本深处,姐姐并将她的身体靠在我的上面。

  完全包住我的那话儿的黏膜,配合着姐姐的呼吸一下子拉紧又放松。

  “很舒服。”我说了。

  “我也是感觉很舒服。”姐姐她也说了。我们暂时沉浸于二人合而为一体的欣喜感觉当中,但是还是不能够充分得到足感,不知不觉之中也不晓得是由谁开始摆动部了。

  “待会儿好好享受一下H的乐趣吧!”贴在上面的姐姐她浮起部,好像要拔出老二般的往上拉到口处就停止不动,然后才又慢慢的将部往下沉。

  有感觉到黏膜和黏膜之间摩擦的润滑感触,又重复了好几次动作。不断发出咕啾咕啾的黏声。

  那种感觉是要比刚才使用的润滑要来得滋润滑溜。

  我把手指伸到二人的结合处触摸,摸起来是很濡润滑的感觉。

  接着我把手指放在房间内的灯光下一看,手指马上又被已经无法忍受像小孩般的姐姐一把抓住了。于是她一副很羞怯的模样说了。

  “好像,我非常有感觉。”现在从我的主干出来的,是从姐姐的体内溢出来的天然润滑

  “我也是很有感觉。”于是更换了一下姿势,变成我在上面。我用双手打开姐姐那白晢的大腿,对准大腿中间入我的老二。

  稍微抬起部,就一气入到最深处。

  啾啾的天然润滑不断出来,姐姐的身体也慢慢的涨红了。用嘴巴房并用舌头旋转头。因为兴奋使得头变硬了,在轻轻的一咬之下,姐姐的身体不由得往后一仰感到欣喜若狂。

  我的爱抚让姐姐更有舒服的感觉,这真是一件太美妙的事情了。把部埋入最底部并摩擦着秘部。

  “啊啊啊…”很明显的是和刚才发出来的声音不相同,姐姐的指甲紧紧陷入我的背部。但是那种疼痛,却更起我的快

  我开始烈的摆动部,并在同一个地带摩擦好几次。那个地带就是和爱美H的时候所发现的新大陆。

  是不是所有的女孩对这个地带都很感,还是因为爱美和姐姐是姐妹的关系,不过由于我的迫刺已经让姐姐感到快要抓狂般的受不了了。

  “好好…非常好…”我觉得姐姐好可怜,于是我抱住她的头部同时印上我的嘴

  当二人的嘴相叠时,我这才发现到一个事实。这个瞬间,正是我和姐姐的第一次接吻。

  在平常…一般相爱的恋人不都是手拉着手,互相拥抱身体,然后再接吻吗。

  但是,我们的开始又是怎么一回事,好像是姐姐她马上用嘴巴含住我那已经起来的老二。

  所以,还是不太一样的…

  但是,我也只是用我意识的一部份去认真考虑那种问题。

  而其他的部份就好像是新品种的软体动物般活泼绕在姐姐的舌头上,我沉溺在快当中了。

  “好…好…良。再来…再磨擦一下!”我应姐姐的一再要求又再次接吻,一边仍然持续摆动着部,我不停的摩擦直到那里发热为止。

  但是,那并不是因为摩擦而产生的热,而是我的血和姐姐的血所沸腾上来的热气。

  “不行了,姐姐,我好像快要出了。”我变成了泪声,我用我的老二,那受到姐姐赞赏不已的那话儿,不停的动姐姐的部,希望姐姐也能够到达高

  在那块红色的垫子上,已经被汗水…润滑和姐姐的爱成光亮的黑色了。

  “啊啊…好舒服哦,出了也没有关系。我…啊啊…我也…要出了,那么二人一起出吧!”姐姐的手紧紧住我的头部。

  “出了…快出了!”

  “来吧,在我的内部出。”感觉体内的血集中在老二上。我那凶猛的巨被姐姐濡柔软的部份完全的包住了。感觉非常的舒服。

  就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那句话的瞬间,炙热的体汹涌的出来,在姐姐的体内完全被接受了。姐姐白细的手脚变得更僵硬,黏膜一直重复动运动不断拉紧我的那话儿。

  我完全没有思考的意识。但是…却可感觉到快速的通过出体外了。此时觉得自己彷佛已经完全被所支配。

  只是很想要做,很想要和姐姐H。

  这跟爱是没有关系,跟仰慕也没有关系,感觉自己只是想要入…摩擦…出而已。

  我污染了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人,而且,是用我的去污染的。

  不由得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悔恨,接着,产生对友则的憎恨。暂且把自己的事情搁一边,但是,对于友则我却不能够原谅他。

  姐姐好像在睡觉一般的静静闭上了双眼,并慢慢的移开身体。

  将互相结合的部份移开,从我的身体出来的白浊体沾满了姐姐的部。

  答答的女器官,溢满了黏稠的

  只是用手接触到中间柔软变硬的部份,姐姐身体便忍不住的痉挛震动。

  我的老二又再次强而有力的硬起来。

  大概是因为想像到姐姐兴奋的模样才膨起来的。我躺在上,手中握住起的望着天花板看。

  从楼梯传来碗具碰撞的声响和高兴的谈笑声,是女孩们清脆的声音,不晓得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好像也听得到姐姐的声音。

  我一回想起来,结束后送我到柜台的姐姐的表情,脸上的表情并没有特别感到后悔,反而,看起来一副很足的模样。

  姐姐她真的很强。

  其实,我很希望姐姐是充满了害羞和痛苦的表情,那也是我想像中的姐姐的姿态。

  “哥哥,吃饭了,你在吗?哥哥。”爱美她又敲了敲门。于是我急忙把直的老二子里站起来。

  打开门来站在我的眼前是爱美一副很担心的模样。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爱美她偎倚在我的前。然后发出鼻声好像在闻什么似的。是女人的直觉吧。

  “没有什么。”我抓住爱美的肩膀,转身离开。

  “哥哥…你好奇怪。”爱美胆怯的说了。但我没有回应就直接下楼了。在餐厅里,姐姐和雪子已经依次把料理端到桌上了。

  “啊,良你坐那个位子。”姐姐还是一如平常的说了。不过我简直不能够相信,就在数个小时之前她还在店里和客人进行体的易。

  雪子一边将火锅里面的料理分到盘子的同时看向我,但是,她一下子就移开了视线。不知道她是否问过姐姐。

  虽然都是持相同的想法,不过和昨天比还是稍微有些冷淡。

  总觉得应该不同的只是我的心情而已,因为已经知道了原本不让我知道的事实。

  现在,姐姐每天会在不特定的男人面前打开大腿。而雪子她虽然好像成为别人的爱人的同时,还是尽力的为了守住这家庭而努力。

  我认为这种团圆和乐的气氛都是虚伪的。

  我不由得感到愤怒,也不知道要将那种愤怒发到哪里才好,霎时脑海中只浮现出友则的脸庞。

  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那家伙也尝尝看,和我相同的痛苦的滋味。

  我立誓要向友则报复。 wWW.qQyY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 → )
愫无弹窗是一本深受广大读者喜爱的小说,愫免费阅读全本小说文笔俱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愫全本下载深深地打动着每一位读者